<style id="0jye0e"></style><dd id="0jye0e"></dd><center id="0jye0e"></center>
    <dir id="0jye0e"><ins id="0jye0e"><select id="0jye0e"></select><abbr id="0jye0e"></abbr><div id="0jye0e"></div><tfoot id="0jye0e"></tfoot></ins><pre id="0jye0e"><dt id="0jye0e"></dt><blockquote id="0jye0e"></blockquote><li id="0jye0e"></li><table id="0jye0e"></table></pre></dir><b id="0jye0e"><div id="0jye0e"><div id="0jye0e"></div><em id="0jye0e"></em><em id="0jye0e"></em><big id="0jye0e"></big></div><optgroup id="0jye0e"><sup id="0jye0e"></sup><q id="0jye0e"></q><div id="0jye0e"></div></optgroup></b><i id="0jye0e"><select id="0jye0e"><thead id="0jye0e"></thead><span id="0jye0e"></span><acronym id="0jye0e"></acronym><ul id="0jye0e"></ul><del id="0jye0e"></del></select><bdo id="0jye0e"><select id="0jye0e"></select><noscript id="0jye0e"></noscript><select id="0jye0e"></select><dt id="0jye0e"></dt></bdo></i>
        1.    
          關閉
          摘要: 新型冠狀病毒最新研究彙總:首株病毒毒種被成功分離;《柳葉刀》發表專題,警示疾病嚴重性
          • 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推出“冠狀病毒”專題,關注了新型冠狀病毒的臨床數據。研究認爲,該疾病的嚴重性需引起重視。

          • 1月24日,首株新型冠狀病毒毒種被成功分離,其毒種信息及電鏡照片也被公布。

          • 1月23日,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等人在預印本網站BioRxiv上發表論文,從指出了nCoV-2019的原生動物宿主最可能是蝙蝠。

          • 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的中間宿主尚未確定。此前有研究提出蛇最可能是nCoV-2019的中間宿主,但這一結論遭到多位科學家的質疑與反對。



          《柳葉刀》發表“冠狀病毒”專題


          1月24日,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推出“冠狀病毒”專題,以“史上最快的速度”,通過2篇研究論文及社論、評論文章,關注了2019-nCoV感染的臨床及防治情況。


          其中一篇研究論文中,來自武漢與北京多家研究機構的研究團隊,對最初得到確診的41個案例進行了分析。其中,27位患者都與首位患者的感染地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過直接接觸。這41位患者中,30人爲男性,13人有糖尿病、高血壓、心髒病等疾病史,年齡中位數爲49歲。


          臨床上,所有41位患者都出現了病毒性肺炎的症狀。這種疾病的並發症包括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出現在其中12位患者身上),以及急性心肌損傷(有5位患者出現)。這41位患者中,有13位進入重症監護室,6人去世。


          這項研究認爲,2019-nCoV感染導致了一系列與SARS相似的呼吸系統疾病,死亡率也不容小視。因此,這種新型疾病的嚴重性必須引起重視。


          而在另一項研究中,香港大學的研究團隊報道了一個家庭聚集性感染案例的臨床與微生物數據。這6位患者于1月10日前往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就診,其中5人被確診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6位患者中,有5人在患病不久前從武漢返回深圳,但他們都未曾前往海鮮市場;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一位患者未曾前往武漢,但在與其他幾位感染者接觸數日後,也被確診感染了2019-nCoV。因此,這個案例首次確認了2019-nCoV可以人傳人。


          這些研究揭示了新型疾病的初步臨床圖譜,以及傳播方式,爲進一步的病毒學研究及疾病治療提供重要線索。



          首株新型冠狀病毒毒種信息公布


          1月24日,國家病原微生物資源庫發布了由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成功分離的我國第一株病毒毒種信息及其電鏡照片、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引物和探針序列等國內首次發布的重要權威信息,並提供共享服務。


          新型冠狀病毒最可能來自蝙蝠


          nCoV-2019的基因組特征


          1月23日,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等人在預印本網站BioRxiv上發表論文,從指出了nCoV-2019的原生動物宿主最可能是蝙蝠。研究團隊從5位患者身上提取了nCoV-2019的全基因組序列,發現這些序列間幾乎完全相同,且與SARS冠狀病毒有79.5%的一致性。此外,nCoV-2019與一種蝙蝠中冠狀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達96%。該團隊指出,2019-nCoV的動物宿主最可能是蝙蝠。研究還發現,2019-nCoV進入人體細胞時結合的受體與SARS病毒的相同,均爲ACE2。



          多位學者質疑“蛇可能攜帶新型冠狀病毒”


          此前,一項發表于《醫學病毒學雜志》的研究根據相對同義密碼子使用度偏性提出,蛇是最有可能攜帶nCoV-2019的野生動物,我們也對這項研究的內容進行過介紹。論文發表後,多位學者對這項研究的方法與結論提出質疑。


          在《自然》網站的一篇報道中,一些科學家認爲,沒有證據表明導致此次疫情暴發的病毒能感染哺乳動物與鳥類之外的動物。只有經過進一步的田野與實驗室檢測,病毒的中間宿主才能確定。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的病毒學家David Robertson就表示:“沒有證據表明,蛇與此次疫情相關。”


          “nCoV-2019感染中間宿主的時間較短,不足以導致病毒基因組出現顯著的變異,因爲該過程需要很長時間。”Robertson說。


          巴西聖保羅大學的病毒學家Paulo Eduardo Brando也表示:“目前沒有證據表明,蛇成爲nCoV-2019的動物宿主,也沒有證據表明除哺乳動物和鳥類以外的其他動物可以成爲其宿主。”


          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崔傑則認爲,哺乳動物的可能性最大。2017年,崔傑帶領團隊發現,雲南一處偏僻洞穴中的菊頭蝠可能是SARS病毒的源頭。崔傑表示,SARS和2019-nCoV都屬于β冠狀病毒,而在SARS暴發後,田野調查只在哺乳動物中發現了這類病毒,“因此,2019-nCoV是一種哺乳動物病毒。”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最新通報


          1月24日0-24時,29個省(區、市)報告新增確診病例444例,新增死亡患者16例。新增治愈出院3例。19個省(區、市)報告新增疑似病例1118例。全國共有30個省(區、市)報告疫情,新增青海省。


          截至1月24日24時,衛生健康委收到29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湖北省39例、河北省1例、黑龍江1例)。已治愈出院38例。20個省(區、市)累計報告疑似病例1965例。


          目前追蹤到密切接觸者15197人,已解除醫學觀察1230人,尚有13967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56